您當前位置:首頁 > 航天人物

無私為國,從兵工專家到航天專家:謝光選

發布時間:2016-02-26 20:45   瀏覽 4411 次

2016年2月22日22時10分,北京,一位航天專家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他叫謝光選,他的人生共經歷了93個春秋。

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我國戰略導彈與運載火箭技術專家和主要開創者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科技委顧問、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技術顧問。

研制中國第一代反坦克火箭

1946年,謝光選從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兵器制造系畢業,并于次年進入沈陽九〇兵工廠(后改稱中央兵工總局第七二四廠)工作。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10月19日,應朝鮮政府請求,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在抗美援朝戰場,美軍武器先進,坦克的裝甲是100毫米厚的鋼板,普通的步槍和小炮彈根本打不進去。要想在戰場上贏得主動,就必須設計出具有殺傷力的武器——反坦克火箭彈。當時,兵工廠組建了火箭彈研究“七人小組”——包括呂去病、徐蘭如、李乃暨、謝光選等。他們在廠長的直接領導下,開始了火箭彈的設計與研制。

經過努力,七二四廠火箭彈小組總共研制成5種火箭彈和5種火箭炮,有力地支援了前線的戰斗。后來,謝光選和同事們又創新了TNT不經溶化、以螺旋桿壓入彈丸內裝置,這些創新讓謝光選及其團隊獲得了國家發明創造獎,謝光選也被評為沈陽市第一屆勞動模范,光榮地出席了勞模大會。當時,這種方法被全國許多兵工廠借鑒,并延續至今。

由陳賡大將“點兵”入航天

謝光選的兵工生涯在1956年有了變化。

1956年年初,兵工廠里來了一位身穿便衣、頭戴皮帽的中年男子,另有八名陪同人員。這天兵工廠的廠長和書記都不在,于是,謝光選臨時負責接待。

本以為是一次普通的參觀,可是,這位中年人要到生產車間去看一看,并向謝光選詢問工廠的研制生產情況以及火箭彈性能等。謝光選十分警覺,嚴肅地回答:“對不起,你提出的這些問題,是保密問題,沒有組織的批準,我不能告訴你。”

面對此情,一位陪同工作人員連忙說:“這是陳賡大將,你回答他的問題吧。”

謝光選堅持撥通了廠辦公室的電話詢問,在對方明確告訴他可以向陳賡大將匯報生產情況后,他才開始詳細而認真地講解炮彈的性能及參數等。

陳賡大將提出了許多問題,謝光選答得認真仔細,特別是對導彈在現代化戰爭中的作用,謝光選表述得清晰明確、有條有理,讓陳賡大將十分滿意。參觀結束時,陳賡大將拿出個小本子,記下了工廠一些技術人員的名字,并對謝光選說:“準備調到中央工作吧。”當時謝光選心里納悶,調到中央去干什么工作?1957年3月,謝光選奉調進入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此時他才知道,這次,他要干的不再是炮彈、火箭彈,而是導彈。

仿制中國第一枚導彈

1957年3月,謝光選趕赴國防部五院報到,被分配到總設計師室。此時的國防部五院共有十個研究室,總設計師室是其中最關鍵、最重要的部門之一。在這里,已經有十年兵工經驗的謝光選卻成了一名“新兵”。

接觸導彈之初,謝光選最早參加的工作是測繪蘇制Р-1導彈,并進行“反設計”。隨后他又參與到仿制蘇聯P-2導彈的工程中來。此時,我國的導彈與火箭研制領域還是一片空白。看著蘇聯運來的導彈實物,謝光選不免驚嘆。

他說:“搞導彈,我知道的太少了,只能努力學,不能總當外行或者‘新兵’啊!”

為了了解P-2導彈的總體結構、組成部分、單元配制、器件、材料,他不但掌握了英語、德語,還攻讀了俄語,自學了陀螺力學、控制論、可靠性數學、微機應用、低溫傳熱學、二相流和熱傳遞的新進展等專業知識。

到了1960年7月,謝光選已經是第一總體設計部副主任,主管大型試驗、組織發射等工作。面對蘇聯專家突然撤走的情況,謝光選和同事們憋住一口氣,自力更生,不斷推進仿制工作。

東風一號導彈

圖:東風一號導彈

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1960年11月5日,在謝光選38歲生日的這一天,我國仿制的第一枚導彈發射成功。

鉆“牛角尖”的工程師

謝光選一直珍存著一張發黃的《人民日報》號外,上面的日期是1966年10月27日星期四,這是中國人進行“兩彈結合”試驗成功的日子。謝光選就是當年“兩彈結合”技術協調組的組長。

這個組長可不簡單,他需要協調導彈和原子彈這兩個“從未謀面”的系統之間紛繁復雜的關系,還要協調各種試驗和方案。1966年10月中旬,在基地的發射準備告一段落后,謝光選跟隨錢學森等人返回北京,向國家領導人匯報工作情況。

10月19日晚,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里,由周恩來總理主持,部分國家領導人認真聽取了來自導彈發射基地的匯報。周恩來總理提出,“兩彈結合”工作要堅持一個方針:嚴肅認真、周到細致、穩妥可靠、萬無一失。

就在總理說完話不久,并不起眼的謝光選舉起了手,認真地說道:“萬無一失?我做不到。”

一時之間,大家把目光集中在這個略顯冒失的中年工程師身上。

謝光選說這句話是經過認真思考的。他并不是缺乏自信,而是認為,“萬無一失”對于導彈發射是幾乎不可能的。導彈飛行試驗失敗一般有兩種可能,一是技術水平不高,出現了方案性、原理性的失誤,這種失誤是科學研制中難以避免的;另一種可能,因人為原因造成的失敗,只要有足夠的認真與仔細,則是能夠避免的。而“萬無一失”則要求不管何種原因,成功的概率必須達到百分之百,不允許出現一絲一毫的失誤,這在科學研究中是無法實現的。

見到這么“鉆牛角尖”的一線科研人員,周恩來總理笑了,解釋說:“什么叫萬無一失?只要你們把能想到的問題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能夠發現的問題都找到了,就是做到了萬無一失。如果客觀條件不具備,我們還有沒認識到的問題,屬于吃一塹長一智的問題……”

周恩來總理又說:“如果你們的工作責任心不強,應該做到的沒有做到,造成損失,我總理不答應,不嚴肅不認真,我不允許。”這些話語使謝光選受到了鼓舞,也受到了鞭策。經過這么一個小插曲,謝光選的心里反復出現四個字:萬無一失、萬無一失……

1966年10月27日上午9時0分10秒,一聲“點火”令下。剎那間,大地轟鳴,震天動地。導彈托舉起核彈頭,尾部噴著濃烈的火焰,像一條巨龍騰空而起,向空中疾飛而去,直沖藍天。

9時9分14秒,從彈著區傳來的消息:導彈命中目標,實現核爆炸。

研制長征三號火箭

在謝光選院士家的客廳里,一直豎立著一枚一人多高的火箭模型。這是中國第一種采用氫氧發動機的火箭——長征三號火箭。而謝光選就是這型火箭的總設計師。

謝光選(中)在長征三號火箭發射場

圖:謝光選(中)在長征三號火箭發射場

1977年謝光選被任命為一院副院長,隨后出任長征三號火箭總設計師。

此前,謝光選參與了長征一號火箭的研制,完成了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的發射。同時,在長征二號火箭首發受挫之際,臨危受命,作為技術負責人,組織第二次發射并獲得圓滿成功,使我國運載火箭近地軌道的運載能力達到1.8噸,并提高了可靠性,使我國首次發射返回式衛星獲得成功。

然而,長征三號火箭不同以往。雖然一二級仍然采用常規推進劑,但第三級首次采用液氫液氧推進劑。而且,它采用二次啟動方案,技術難度很大。

作為總師,謝光選帶領同事們對于長征三號火箭研制的“三大難關”——低溫技術、液氫液氧發動機技術、縱向耦合振動,進行攻關。

1983年底,一系列技術難題相繼被攻克。當年9月,長征三號火箭試驗隊帶著產品,向著西昌進發!

但科學的道路從來都不是坦途。1984年1月,長征三號火箭首次發射,只獲得部分成功。謝光選和同事們苦干70天,一枚新的長征三號火箭再次矗立在發射場上,發射獲得圓滿成功。

這次發射的成功,意味著中國航天攻克了液氫液氧發動機這項重大關鍵技術,成為當時少數成功使用液氫液氧發動機的國家之一;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掌握在高真空失重條件下二次點火技術的國家。長征三號火箭發射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的運載能力為1.45噸,在當時居世界第四。我國成為世界上繼美、蘇、法、日之后第五個獨立研制發射地球靜止軌道衛星的國家。

1990年4月7日,長征三號火箭載著美國制造的亞洲一號衛星,圓滿地完成了長征火箭第一次對外商業發射服務的重任。

而在這次發射以后,68歲的謝光選退居二線。到這時,謝光選以總體設計負責人的身份參加的各種型號導彈、火箭飛行試驗達49次,成功率為93%。

我是“土豹子”但不是“土包子”

晚年的謝光選依然十分關心航天事業的發展,這位理性的火箭專家拿起筆,撰寫文章,想把積累了一輩子的管理經驗、研制體會與工作感悟寫出來。他總結中國運載火箭的特點,總結質量與可靠性管理的經驗,他也十分重視人才的培養。

謝光選是中國自己培養出來的航天專家。雖然沒有留過洋,但是,謝光選很自信。他不止一次地告訴身邊的同事:“我沒吃過洋面包,沒喝過洋墨水,但是我覺得自己這個‘土專家’的業務能力不比‘洋專家’差多少。他們的書我都看過,都是自學的。”

從兵工廠造炮彈到進入航天造導彈和火箭,謝光選每一次進入新的領域,都如饑似渴地學習新知識。和他共事過的專家余夢倫、王之任等都對他的好學和淵博印象深刻。

著名的火箭發動機專家王之任回憶說,“謝老總沒有架子,他讀書多,注重預研方向,對于很多問題都能指出解決方向。”

航天飛行力學、火箭彈道設計專家余夢倫回憶說,“他能在第一總體設計部不同專業之間取得技術面上的溝通,自學能力強,知識廣博。作為主任,他不用個個專業都學得精專,但是他掌握得很全面,尤其是概念與原理方面,他能很清楚地掌握,能和一線設計人員討論專業方向等問題。他綜合能力很強,大家都佩服……”

謝光選一直有句心里話,想告訴年輕的航天人:“我的人生算是成功的,但是我沒吃過洋面包,我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我是一個‘土豹子’,當然不是‘土包子’,豹子可是兇猛動物啊,厲害啊!我特別想告訴年輕人,在中國的土地上,經過努力,一樣能有成就,一樣能報效祖國。沒留洋的人也能當院士,老謝就是個例子。年輕人,加油!”

輝煌一生

1985年4月3日,謝光選同屠守鍔、梁守槃、盧慶駿、張鐮斧和陸元九六人聯名向中共中央提出關于大力開發航天技術,為國民經濟建設服務的建議。4月21日,鄧小平同志作了重要批示。

1986年5月15日,由于謝光選在戰略導彈和運載火箭事業方面作出的貢獻,他的名字被列入了1985年度兩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的獲得者名單。

1988年,謝光選當選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

1991年9月16日,69歲的謝光選被任命為航空航天工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顧問。同年12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1995年10月,謝光選榮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此外,謝光選還曾獲得國防科技成果獎特等獎一項,榮立航天部一等功一次。

任新民(左)與謝光選(右)

圖:任新民(左)與謝光選(右)

謝光選院士一生以“勤奮務實”為座右銘,一直致力于我國戰略導彈和運載火箭的開拓和發展,為中國火箭技術進入世界先進行列和我國航天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如今,謝光選院士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但他的事業還將在航天人的手中繼續。

謝老一路走好!

來源: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

愛航天網簡介 | 聯系我們 | 我要投稿 | 免責聲明 | 隱私保護 | 意見反饋 | 網站合作 | 網站導航 | 愛航天網 | 航天精神
愛航天網(www.lglqmw.live),致力于推動航天知識科普教育、傳播航天精神。愛航天網,為中國航天加油,為中國航天喝彩!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jubao#aihangtian.com(請將#換成@),歡迎您提供航天新聞、發射任務、文字、圖片、視頻等資料
Copyright © 2015  愛航天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2125號-2
湖北楚天风彩30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