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航天歷史

坐運輸機去發射場執行緊急任務

發布時間:2018-01-12 17:13   瀏覽 3064 次

“從北京飛酒泉,我們花了一天半的時間。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飛機,而且坐的是小型運輸機。”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退休人員李春山說道。

那時,李春山是總體設計部一名設計員,從事發射場改建方案設計工作。上級臨時決定,派李春山等人到發射場,召開緊急會議,協商發射場的改建工作。由于時間緊張,李春山要與國防科委的工作人員一起,乘軍用運輸機去發射場。

興奮!第一次坐飛機

“在這之前,我去過幾次發射場,要坐四天四夜的火車才能到達。當時接到任務,說是坐飛機去,特別興奮!”李春山說。

中午11點,李春山在南苑機場吃過午飯以后,就“登機”了。“那是一架軍用小型運輸機,機艙不大,只能坐下十來個人,有兩塊長硬板做的凳子,我們分兩排,面對面坐著。”

不一會兒,李春山只覺得身體好像被什么壓住一樣,有些向后仰,飛機就飛了起來,好玩又新奇。

李春山記得飛行高度并不高,“距離地面只有1000米左右,幾乎是‘貼著’地面飛行,地面上零星的房子、奔跑的汽車、筆直的鐵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們沿著鐵路線飛行,這條鐵路線我坐火車經過了很多次,對途經的地點都比較熟悉,不過還是第一次從這樣的視角觀看沿途的風景。”

激動!飛到家鄉上空

飛過了保定、石家莊,就進入了河南省,那里是李春山的老家,“我看著窗外,搜尋著記憶中熟悉的地標,心想‘要是能經過我家多好啊’!”李春山說,“家鄉的山山水水早就印在了我的心里,我在飛機上看到了尖山,看到了淇河,我知道經過家鄉了。”

不過,這還不夠,李春山最想看到的,是村口的變電站。“我的母親、愛人、孩子,都住在變電站的家屬院里。所以我特別關心,能不能看到變電站,于是更專注地搜尋著。”

功夫不負有心人,李春山終于在飛機的斜下方,看到了變電站,“我當時心情特別激動!”李春山說,因為工作原因,自己與母親、愛人、孩子長期分居兩地,每年只能請探親假回一次家。在上空看到變電站,就像見到了家人。

難受!集體暈機

飛機儲油量有限,每飛一段時間,就要降落到機場加油,然后繼續飛行。當天晚上,飛機降落在鄭州,休息一晚后,再向西飛行。

隨著地勢不斷升高,飛行高度也從1000米上升到了2000米以上。李春山回憶,這架運輸機上沒有供氧系統,機艙不能完全密封,高度越高,艙內空氣越稀薄,氣壓也越低。第一次坐飛機的興奮勁,逐漸被難受取代。

首先“抗議”的是耳朵,由于內外氣壓不平衡,耳膜往外鼓,一開始只是疼,到后來就連飛機的轟鳴聲也聽不見了。

緊接著是頭暈。飛到山區以后,受氣流的影響,飛機顛簸很厲害,時而“呼呼”地往上躥,時而又出其不意地往下“掉”,就像船在浪尖上行駛一樣。李春山說:“我們都出現了暈機的癥狀,不僅頭暈、惡心、難受,還有些緊張,害怕發生意外,再也顧不得看風景了。”

同時,高空的寒冷也是李春山意料之外的,“四面的風都往機艙里灌,我們裹上了原本打算到發射場再穿的皮大衣,橫七豎八躺在機艙地板上,才稍微覺得舒服一點。這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前一天坐飛機的興奮,只盼著早點平安降落。”

晚上9點,飛機在發射場降落,李春山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第一次坐飛機,很高興,也很難受。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李春山說:“那個年代,坐飛機是非常難得的機會,但過程并不享受。飛機上既沒有飲用水,也沒有‘飛機餐’,就連上廁所,也得等到降落。在艱苦的科研條件下,我們把它當作趣事,其實也是一種苦中作樂。過程辛苦不必計較,趕到發射場完成任務最重要。”

來源: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

愛航天網簡介 | 聯系我們 | 我要投稿 | 免責聲明 | 隱私保護 | 意見反饋 | 網站合作 | 網站導航 | 愛航天網 | 航天精神
愛航天網(www.lglqmw.live),致力于推動航天知識科普教育、傳播航天精神。愛航天網,為中國航天加油,為中國航天喝彩!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jubao#aihangtian.com(請將#換成@),歡迎您提供航天新聞、發射任務、文字、圖片、視頻等資料
Copyright © 2015  愛航天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2125號-2
湖北楚天风彩30选5开奖